当地时间8月28日,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表示,伴随着卡塔尔继续在美国和伊朗之间进行调解,伊朗正审阅美国对欧盟起草的重启2015年核协议文本的回应,预计仍需几天时间。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表示,尽管从8月初开启的新一轮伊核协议谈判取得进展,且各方分歧逐渐缩小,但现实情况是,谈判的剩余分歧虽数量不多,内容却十分重要,能否达成最终协议取决于美方的政治意愿。

据外媒报道,8月4日,新一轮伊核协议谈判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举行,伊朗与伊核协议其他相关方代表举行会谈,美国通过欧盟与伊朗举行间接谈判。这是自今年3月谈判因外部因素暂停以来,各方时隔5个月再度回到谈判桌。

8月8日,欧盟向伊核协议恢复履约相关谈判参与方提交一份关于恢复履行2015年伊核协议的“最终文本”,并期待各方对这一文本作出回应。8月16日,伊朗对这一新草案作出答复,并呼吁美方表现出灵活性。8月24日,伊朗外交部表示,伊朗收到美方答复,但伊朗不接受伊核协议框架以外的检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认为,伊朗已对欧盟8月8日提交的“最终文本”作出合理回应。

报道称,由于伊朗作出让步,此前谈判中一些最复杂的“障碍”似乎得到解决。伊朗已同意放宽部分关键条件,包括要求美国将革命卫队从“外国恐怖组织”名单中移除,以及重返伊核协议的“先决条件”,即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不再对3处未公开地点的核材料来源进行调查等。

与伊朗作出让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对伊核协议谈判的态度相对冷淡。据中东媒体报道,美国在针对欧盟提交的恢复伊核协议“最终文本”的回复中,拒绝了伊朗提出的所有附加条件。此外,美国希望伊朗浓缩铀浓度的上限为4%。美国还在回应中要求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人员能不受阻碍地进入伊朗进行检查。《共和报》称,伊朗提出的多项关键经济主张未获美方积极回应。

更令伊朗不满的是,在伊核协议谈判的关键时刻,8月23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宣布,美军当天在总统拜登的指示下,在叙利亚对伊朗支持的武装组织发动空袭。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称,空袭目标是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市的一些基础设施,这些设施据信为伊朗革命卫队附属组织所使用,空袭旨在“保护美军免受类似8月15日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附近遭受的袭击”。8月24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表示,伊朗与美军在叙空袭目标没有任何联系。他同时谴责,美方对叙利亚基础设施和民众的袭击侵犯了叙主权和领土完整。

评论认为,尽管美伊双方在伊核协议谈判方面取得进展,但距离最终达成协议仍面临诸多障碍。对美国来说,拜登政府在和谈中面临来自和共和党议员的压力,伊朗方面要求的制裁豁免与美方期待存在一定差距。对伊朗来说,目前也难以接受“恢复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全面合作、彻底实现核透明和可监控”等要求。

此外,协议还将受到其他国家影响。8月22日,以色列总理拉皮德向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以色列反对重返伊朗核协议,如果达成协议,以色列将不受该协议约束。以色列国防部长甘茨称,以色列有能力“破坏”伊朗核项目,以方“对协议非常不满,因为它只是一种拖延战术”。甘茨警告称,这份协议将使伊朗经济得到发展,并最终把伊朗重回其核项目的做法合法化。由沙特领头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成员国也强硬表示,一旦伊朗的原油重归国际市场,该组织将有针对性进行减产。有分析认为,这是沙特在警告拜登,如果放行伊朗将面临哪些损失。章池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