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急推制裁伊朗看上去像是“作秀”

继9月19日单方面宣布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措施后,美国政府21日再次加码,宣布对27个与伊朗相关的个人和实体实施新一轮制裁和出口限制,其中包括伊朗国防部和被美国指称向伊朗出售武器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美国的极限施压措施激起了伊朗的强烈回应,也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美伊对峙局势似有升级。但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伊核问题专家看来,特朗普政府选择此时制裁伊朗,“看上去就是在作秀而已”。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1日在白宫签署行政令,宣布对27个支持伊朗核、导弹和常规武器项目的实体与个人实施制裁和出口管制。特朗普称,美国将使用其掌握的一切工具来制止伊朗寻求核武器、弹道导弹和常规武器的图谋,并借此“向伊朗政府和国际社会中那些拒绝站起来反对伊朗的人发出明确信息”。

在美国政府公布的制裁名单中,新追加的27个制裁目标包括伊朗原子能机构、国防部、武装部队后勤局、国防工业总局及其主管迈赫达德·阿克拉吉-凯塔卜希,以及5名“参加伊朗核计划”的学者等。同时,因委内瑞拉“无视联合国限制对伊朗军售的禁令,近两年频频与伊朗开展武器贸易”,委总统马杜罗也位列制裁名单之中。

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伊朗并未因伊核协议而停止对核武器的野心,相反,伊核协议还帮助伊朗政权获得了大量资金,美方正在阻止与伊朗有关的武器交易继续发生。他说:“现在,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无限期重新实行,直到我们看到伊朗有所改变。”他同时要求英法德三国跟紧美国的制裁步伐。根据2015年7月达成的伊核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安理会随后通过第2231号决议,对伊核协议加以核可。决议规定的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将于2020年10月18日到期。

根据特朗普签署的政令,这些制裁对象将被禁止与美方的商业往来,在美资产将被冻结。同时,如果外国政府、企业或个人与制裁对象发生交易,也将受到美国政府的“次级制裁”,无法接触美国市场。

美国看似层层加码的制裁措施,并未在伊朗国内取得预期效果。“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相信这对伊朗不会产生更大影响。美国对伊朗已施加了所有压力,他们希望借此让伊朗民众屈服,但是并没有如他们所愿。”伊朗外长扎里夫21日回应美方制裁时说,美国此举是在刷存在感,手段过时了,“毫无新意”。

扎里夫的这番话并不只是外交辞令,一些美国伊核问题专家的看法与他不谋而合。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核问题项目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埃里克·布鲁尔当地时间9月21日表示:“到目前为止,制裁伊朗确实看上去就是作秀而已。”布鲁尔认为,特朗普政府新制裁名单中的27个实体和个人,只是又一次被组合起来,他们此前已经“被制裁过了”。而且,这些制裁措施本来可以在原有行政命令下进行,没有必要宣布什么新制裁措施。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分析师伊丽莎白·罗森伯格则向路透社表示,美方的最新制裁不会增加对伊压力,“新制裁举措不会(给伊朗)带去显著创伤”。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伊朗未来倡议”负责人芭芭拉·斯莱文也表示:“即便没有新制裁措施,目前美国公司向伊朗出售武器也是违法的,因为现有的对伊弹道导弹技术转让禁令在2023年之前仍有效。”斯莱文还分析说,“其他国家可能会等待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然后决定是否向伊朗出售武器”。

认为美国炒作新制裁措施是“作秀”的另一大证据,来自特朗普政府的所谓重启“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美国国务院9月19日单方面宣布,根据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中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达成前的联合国对伊制裁措施,已于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9月19日晚8时恢复生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后称,此前被联合国安理会取消的对伊制裁,包括安理会1696号、1737号、1747号、1803号、1835号和1929号文件中的所有制裁措施,都将被美国重新激活。他还扬言,“如果联合国成员国不履行执行制裁的职责,美国准备凭借自身力量来实现这一目的”。

自上个月联合国安理会拒绝美国提出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要求后,就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安理会成员包括伊核协议参与方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多次重申,美国已于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不再具有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资格。英、法、德三国早在今年6月就表示过,不会支持任何单边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动作。9月20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也明确表示,对伊“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未启动,安理会将根据第2231号决议的要求,继续终止相关对伊制裁决议规定。

既然单方面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无从谈起,美国政客为何仍要自说自话坚称该机制已重启?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贾里特·布兰说,美国本可以通过其他制裁手段达到对伊武器禁运的目的,之所以诉诸“快速恢复制裁”机制,更多地是为了动摇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法律框架,或是激起伊朗的过度反应,以便在11月初美国总统选举前彻底摧毁伊核协议,让下一届美国政府很难重回伊核协议。

对于美伊新一轮对峙的前景,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在今年11月美国大选前,出于选情考虑,特朗普政府会对伊朗采取什么措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至于美伊关系,根本上很难改变,可能长期敌对下去。

特朗普政府在大选前频打“伊朗牌”已激起伊朗的强硬回应。伊朗总统鲁哈尼20日称,美国的霸凌行径将面临“强烈回应”。同日,伊朗军方也对美国提出严厉警告,称誓要为苏莱曼尼将军复仇。

与此同时,伊朗外长扎里夫22日对纽约外交学会发表网络视频讲话时称,伊朗已准备与美国全面交换囚犯。长期以来,华盛顿一直要求伊朗释放包括伊裔美国籍父子巴盖尔·纳马齐和西亚马克·纳马齐在内的美国公民,此前并未收到伊方的回应。

伊朗政府也在继续争取欧洲三国及俄罗斯的支持。尽管美国一再要求其欧洲盟友跟进对伊制裁,但英法德三国目前优先考虑的仍是“伊核协议”的和平解决方案。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委员会协调人博雷利20日发表声明说,美国无权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伊核协议各方对解除制裁的承诺依然有效。法国总统马克龙22日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称,对于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的举措,欧洲不会向美国妥协。他还警告说,美国的做法将削弱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加剧中东紧张局势。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既未能控制德黑兰插手本地区事务,也不能确保伊朗不获取核武器。法国及其欧洲盟友英国和德国将继续要求“全面实施”伊朗核协议。

俄罗斯对伊朗的支持,力度似乎远不止于伊核协议方面。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9月22日表态力挺伊朗称,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10月18日到期后,俄伊两国之间将会有新的合作机会,暗示俄伊朗可能在军售方面展开合作。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继9月19日单方面宣布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措施后,美国政府21日再次加码,宣布对27个与伊朗相关的个人和实体实施新一轮制裁和出口限制,其中包括伊朗国防部和被美国指称向伊朗出售武器的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美国的极限施压措施激起了伊朗的强烈回应,也遭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反对,美伊对峙局势似有升级。但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伊核问题专家看来,特朗普政府选择此时制裁伊朗,“看上去就是在作秀而已”。

美国总统特朗普9月21日在白宫签署行政令,宣布对27个支持伊朗核、导弹和常规武器项目的实体与个人实施制裁和出口管制。特朗普称,美国将使用其掌握的一切工具来制止伊朗寻求核武器、弹道导弹和常规武器的图谋,并借此“向伊朗政府和国际社会中那些拒绝站起来反对伊朗的人发出明确信息”。

在美国政府公布的制裁名单中,新追加的27个制裁目标包括伊朗原子能机构、国防部、武装部队后勤局、国防工业总局及其主管迈赫达德·阿克拉吉-凯塔卜希,以及5名“参加伊朗核计划”的学者等。同时,因委内瑞拉“无视联合国限制对伊朗军售的禁令,近两年频频与伊朗开展武器贸易”,委总统马杜罗也位列制裁名单之中。

同一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说,伊朗并未因伊核协议而停止对核武器的野心,相反,伊核协议还帮助伊朗政权获得了大量资金,美方正在阻止与伊朗有关的武器交易继续发生。他说:“现在,联合国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无限期重新实行,直到我们看到伊朗有所改变。”他同时要求英法德三国跟紧美国的制裁步伐。根据2015年7月达成的伊核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国际社会解除对伊制裁。安理会随后通过第2231号决议,对伊核协议加以核可。决议规定的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将于2020年10月18日到期。

根据特朗普签署的政令,这些制裁对象将被禁止与美方的商业往来,在美资产将被冻结。同时,如果外国政府、企业或个人与制裁对象发生交易,也将受到美国政府的“次级制裁”,无法接触美国市场。

美国看似层层加码的制裁措施,并未在伊朗国内取得预期效果。“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相信这对伊朗不会产生更大影响。美国对伊朗已施加了所有压力,他们希望借此让伊朗民众屈服,但是并没有如他们所愿。”伊朗外长扎里夫21日回应美方制裁时说,美国此举是在刷存在感,手段过时了,“毫无新意”。

扎里夫的这番话并不只是外交辞令,一些美国伊核问题专家的看法与他不谋而合。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核问题项目副主任兼高级研究员埃里克·布鲁尔当地时间9月21日表示:“到目前为止,制裁伊朗确实看上去就是作秀而已。”布鲁尔认为,特朗普政府新制裁名单中的27个实体和个人,只是又一次被组合起来,他们此前已经“被制裁过了”。而且,这些制裁措施本来可以在原有行政命令下进行,没有必要宣布什么新制裁措施。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分析师伊丽莎白·罗森伯格则向路透社表示,美方的最新制裁不会增加对伊压力,“新制裁举措不会(给伊朗)带去显著创伤”。

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伊朗未来倡议”负责人芭芭拉·斯莱文也表示:“即便没有新制裁措施,目前美国公司向伊朗出售武器也是违法的,因为现有的对伊弹道导弹技术转让禁令在2023年之前仍有效。”斯莱文还分析说,“其他国家可能会等待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然后决定是否向伊朗出售武器”。

认为美国炒作新制裁措施是“作秀”的另一大证据,来自特朗普政府的所谓重启“快速恢复制裁”机制。

美国国务院9月19日单方面宣布,根据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中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2015年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达成前的联合国对伊制裁措施,已于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9月19日晚8时恢复生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随后称,此前被联合国安理会取消的对伊制裁,包括安理会1696号、1737号、1747号、1803号、1835号和1929号文件中的所有制裁措施,都将被美国重新激活。他还扬言,“如果联合国成员国不履行执行制裁的职责,美国准备凭借自身力量来实现这一目的”。

自上个月联合国安理会拒绝美国提出的“快速恢复制裁”机制要求后,就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安理会成员包括伊核协议参与方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德国多次重申,美国已于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协议,不再具有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资格。英、法、德三国早在今年6月就表示过,不会支持任何单边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的动作。9月20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也明确表示,对伊“快速恢复制裁”机制并未启动,安理会将根据第2231号决议的要求,继续终止相关对伊制裁决议规定。

既然单方面启动“快速恢复制裁”机制无从谈起,美国政客为何仍要自说自话坚称该机制已重启?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贾里特·布兰说,美国本可以通过其他制裁手段达到对伊武器禁运的目的,之所以诉诸“快速恢复制裁”机制,更多地是为了动摇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法律框架,或是激起伊朗的过度反应,以便在11月初美国总统选举前彻底摧毁伊核协议,让下一届美国政府很难重回伊核协议。

对于美伊新一轮对峙的前景,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认为,在今年11月美国大选前,出于选情考虑,特朗普政府会对伊朗采取什么措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至于美伊关系,根本上很难改变,可能长期敌对下去。

特朗普政府在大选前频打“伊朗牌”已激起伊朗的强硬回应。伊朗总统鲁哈尼20日称,美国的霸凌行径将面临“强烈回应”。同日,伊朗军方也对美国提出严厉警告,称誓要为苏莱曼尼将军复仇。

与此同时,伊朗外长扎里夫22日对纽约外交学会发表网络视频讲话时称,伊朗已准备与美国全面交换囚犯。长期以来,华盛顿一直要求伊朗释放包括伊裔美国籍父子巴盖尔·纳马齐和西亚马克·纳马齐在内的美国公民,此前并未收到伊方的回应。

伊朗政府也在继续争取欧洲三国及俄罗斯的支持。尽管美国一再要求其欧洲盟友跟进对伊制裁,但英法德三国目前优先考虑的仍是“伊核协议”的和平解决方案。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委员会协调人博雷利20日发表声明说,美国无权恢复联合国对伊朗制裁,伊核协议各方对解除制裁的承诺依然有效。法国总统马克龙22日在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时称,对于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的举措,欧洲不会向美国妥协。他还警告说,美国的做法将削弱联合国安理会的作用,加剧中东紧张局势。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既未能控制德黑兰插手本地区事务,也不能确保伊朗不获取核武器。法国及其欧洲盟友英国和德国将继续要求“全面实施”伊朗核协议。

俄罗斯对伊朗的支持,力度似乎远不止于伊核协议方面。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9月22日表态力挺伊朗称,联合国对伊武器禁运10月18日到期后,俄伊两国之间将会有新的合作机会,暗示俄伊朗可能在军售方面展开合作。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